清代皇帝与景忠山

位于河北省迁西县境内的京东宗教名山景忠山,早在明朝初年就已闻名遐迩。之后,历代皇帝都对景忠山倍加崇奉。特别是清顺治和康熙皇帝对景忠山格外垂青。

景忠山是一个儒、释、道三教合一的宗教名山。在明朝末年曾有道士住持峰顶寺院。顺治皇帝在北京即位后,他把景忠山划为狩猎区,当他来至景忠山下,见山势高耸,晓山如画,佛殿庙宇金碧辉煌藏于山间,赏叹不已,乃令山顶道士到山下陛见。道士听说是大清皇帝莅临山下,都惊慌失措,逃之夭夭。只有一个在山洞内苦行修炼的疯癫和尚下山来见顺治,满身汗水淋漓,湿透袈裟,当他双手合十念无量佛时,他的手和头都冒出了热气,顺治看到他惊慌的样子,就问:“你的手为何冒热气呀?”和尚灵机一动便回到说:“贫僧掌上冒的是迎君佛家瑞气。”顺治听了和尚的回答感到很有趣味,又问:“你为什么来此山修静呀?”和尚回答说:“苍松翠柏满青山,景忠佛光佑真主。”顺治听了和尚恭维的话,龙颜大悦,高兴地说:“朕赐景忠寺院为你修静之地。”从此景忠山峰顶由道院改为僧人住持的寺院了。之后,顺治帝每议要政都要到景忠山礼佛问卜。据碑刻记载,顺治立太子就是在景忠山问卜后钦定的。

天下名山僧占多。景忠山由于顺治帝崇奉直至,僧人队伍不断壮大。顺治帝对景忠山僧人非常崇敬,曾多次御赐田产帑银。顺治九年五月(公元1652年),顺治请内臣窦从芳传御旨到景忠山召见住持僧海寿,次年十一月,敕封别山法师——性在为慧善普应禅师,送大内椒园供养。顺治十七年(宫观1660年)夏五月,别山法师请求皇帝恩准,返回景忠山,顺治还御赐白银五百两。

据《清代史》记载:“清世祖好佛,延高僧人禁中,尊利甚至。时有木陈、玉林二禅师,皆世祖所敬事,而玉林尤为本师,为取法名曰‘行痴’。”由于顺治帝信佛,世人传说他没有死,出家当和尚去了。说孝陵是个空券,墓内只葬有一把扇子,一双鞋,因此康熙景忠寻父的传说广为流传。顺治帝在位十八年,死时年仅二十四岁,传说他已出家圆寂。其子康熙继位以后,曾多次到五台山寻找其父,但都未找见,有一次他到蓟州东部狩猎、登景忠山拜谒碧霞元君。傍晚,康熙在东山观赏景,突然遇一鹤发童颜高僧,心中不胜喜悦,因命陛见,但僧人见了康熙并不以礼参拜。康熙责问:“禅师见朕,为何不以礼相见?”高僧回答说:“我乃方外之士,痴痴之僧,八乂焉能施礼!”说完飘然而去。康熙不解其意,回京后,把此事告知其母太后,太后听了,惊喜万分,说:“那就是你的父皇!”康熙忙问原委,太后说:“你父在世时已入佛门,曾拜玉林禅师为师,取法名‘行痴’,八乂乃为‘父’字。”康熙帝恍然大悟,忙回景忠山寻父,但是,再也找不见了。于是,“世祖出家”就成了清初三大疑案之一。

由于康熙被立为太子,是其父在景忠山问卜后而钦定的,所以康熙帝对景忠山更有着特殊的感情。康熙继位以后,对景忠山倍加垂青,曾多次驾幸景忠山朝山进香。他亲自撰写了《景忠山碧霞元君庙碑文》,追述了父皇修复景忠山的经过,表明了对景忠山诸神的钦敬。

康熙皇帝不仅对景忠山朝山进香,而且对景忠山的自然风光赞叹不已,并题写了“名山初步”“天下名山 ”“灵山秀色”等匾额。同时,他还经常赋诗抒怀。在《登景忠山》中,他写到:

景忠远上日方阑,岩壑层层生早寒。

冷腹冻云凝玉仗,山中瑞气接仙銮。

鸣钟涧里经声近,击鼓楼前树影残。

缭绕旌旗萦石道,六龙行处万民欢。

这些诗作,情景交融,笔力雄健,至今传诵不衰。

康熙皇帝不仅对景忠山格外尊崇,而且还特别重视景忠山的修建。康熙三十二年,即公元1693年,康熙皇帝与孝庄文皇太后东巡时,到景忠山拜谒碧霞元君,见山路蜿蜒于陡崖之间,崎岖艰险,于是降旨公部,敕令修整景忠山登山盘路。后来,经工部、迁安知县以及主持僧等多方的共同努力,终于从山脚到山顶八里之遥的山路上砌起了1800多级台阶,从而艰险之路,变成了坦坦之途。从此游人举步登山,再没有险阻之虑!

康熙不仅拨给大量田产帑银,修复景忠山上庙宇建筑,而且御赐景忠山两件珍宝。这两件珍宝是康熙皇帝于1693年同其母孝惠章到景忠山降香时御赐的。第一件珍宝是金娘娘由景忠山僧人惊心保存了200多年,后于1935年被盗匪抢走,下落不明。第二件珍宝是大藏经,共1916部,4500余卷。这部大藏经是我国历代佛典的总结,也是研究佛教思想在中国的重要资料。可惜,这部大藏经在文革期间受到了严重的毁坏。